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邯郸(二)《大秦帝国》同人文,剧情个人脑洞。

 

“务必交由上将军与丞相。”蒙恬将手中的咸阳令和一封信笺交给面前的黑衣斥候。 

黑衣斥候恭敬的接了过来,道:“属下必会及时送到。”遂将物件贴身收好,对蒙恬道:“少公子何时返回秦国?”

蒙恬心知此人是父亲派来的,这样问他必是父亲的意思,笑道:“自然还有三年。”黑衣斥候闻言不再追问,拱手一礼便迅速转身离开。

蒙恬只是负手站在他房前的那片竹林前,望着那斥候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直到房里传来赵政叫他的声音,他才回了房间。

今天的赵政依然是喝不下去那些药。

蒙恬于是就看着小小的赵政捧着比他脸还大的碗咕噜咕噜的喝完了那碗药。赵政经过了那么多天的考验,明显惨叫的音量降低了不少。

赵政看着蒙恬将那药碗收走,用手一抹小嘴,对蒙恬道:“小哥哥,刚刚来的那个黑衣人是你什么人?”

蒙恬无奈的拿起一旁的手巾重新又为赵政擦了嘴,道:“秦国斥候,你可知道?”

“知道知道!孝公时的景监便是个十分出色的斥候!”赵政眼睛都亮了。

“嗯。”

“那他来做什么?”

“准备接你秦国。”蒙恬仔细的盯着赵政的脸,想要看看赵政的反应。

“可,”赵政的眼睛突然暗淡了些,“可是我现在不想回去。”

“为什么?”蒙恬十分惊讶,前几日赵政问他关于父亲的话题时,他以为赵政必定是十分的盼望回到秦国,那里有赵政的父母,有本应属于赵政的锦衣玉食。

“因为我遇到小哥哥了,我觉得小哥哥好厉害,我想和小哥哥学习认字,我也要变得很厉害。政不想再被欺负了。”赵政眼巴巴的望着蒙恬。

“可你回去后,有专门的太子傅教你这些的,你不用再留在这里的。”蒙恬道。

“可是听说太子傅都特别凶,而且,”赵政歪着头冲蒙恬一笑:“而且没有小哥哥这么好看,小哥哥是政长这么大,除了母亲,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

蒙恬的确长得很不错,双眼熠熠生辉,鼻梁挺拔,头发不似一般的士子盘起,而是半扎起来。身姿如竹,宽肩窄臀,小小年纪已有旁人十几岁时的风采。

“......”

 

 

 

蒙恬最后还是因为抵不过赵政的死缠烂打,最终决定留他一段时日。

蒙恬再次修书一封予丞相吕不韦,说明了赵政的情况,经过了吕不韦等一干秦国君臣的讨论,赵政最终归秦的日期定在两年后,期间由蒙恬作为伴读和老师。

听到这个消息,赵政自然是高兴的眉开眼笑,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蒙恬又从咸阳运回来了不少书籍和史书,天天带着他认字读书。甚至赵姬还派人送去了《商君书》等秦国法典。

蒙恬到底还是荀子的学生,早上卯时起,顺便把还在睡的赵政薅起来。赵政便要乖乖的起来晨读,蒙恬则是去荀子的房中听学。直到下午,蒙恬再回来,带着赵政去练习骑射,晚上要蒙恬还要继续教赵政认字,讲学,直到亥时三刻才休息。

 

第二年正月二十七日。蒙恬与赵政的生辰。

往常荀子的学生们大多回家,而蒙恬是一根筋的留在赵国,赵政也拒绝新年回秦的提议,于是偌大的学府只留下了荀子,蒙恬和赵政。荀子自然不会拘束他们过多,心知正月二十七日是两人的生辰,也没有要求蒙恬如同往常一般来听学,权当是放了他们的假。

 

“小哥哥~我我我我再睡一会。”赵政在床上死都不愿意起来,翻了个身,又嘟囔了一声什么,陷入沉睡。

蒙恬不觉好笑,赵政昨晚在自个的房间不知道在忙活什么,子时才歇息,现在不赖床才怪。

于是蒙恬只是拿了本《商君书》坐在赵政的床头慢慢的看,这本《商君书》是王后赵姬派人送来的,赵政到底年龄小了些,自然看起来吃力,所以才看到第二卷。虽然年龄小,但是那竹简里还包着一块布帛,上面写满了注解之类的。

蒙恬也不再哄着他起来了,只是静静的坐在床边,不时帮赵政掖被角。

 

直到辰时的尾巴赵政才打着哈欠起来,看到蒙恬不再是穿着一年四季都一样的黑衣,而是一件灰色的深衣,袖口绣了红色的花纹,权当是过年吉利之意了。蒙恬的嘴角还隐隐带了一抹笑意,显得本就温暖的屋子更加的温暖。本就有些迷糊的赵政被他嘴角的笑意迷得更加懵。

“小哥哥?”赵政看着蒙恬为他准备的一件新衣,与蒙恬的那件款式相似,只是大小不一样罢了。

赵政穿戴整齐后还是如往常一般跟随蒙恬读书,主要还是把重点放在了《商君书》上。中午两人简单的用过了午膳就跑去草场练习骑射,考虑到赵政一直以来都没有像样的马匹,蒙恬就把自己的马送了他一匹。

蒙恬的大父在蒙恬出来求学时就送了他两匹上好的阴山良驹,一匹黑马,一匹白马。蒙恬将那匹性情温润的白马给了赵政。

赵政经过了一年多的练习,骑射已是有模有样了,正常的训练结束后,蒙恬和赵政骑着马从小道回学府。

“王子还有几个月便要回秦国。初见王子时,你问我什么是承欢膝下,想必王子很快就能感受到了。”蒙恬对赵政笑道。

赵政闻言,并没有马上回答,白马的马蹄在小路上踏出了闷闷的声音:“小哥哥,那你也一起回去吗?”

蒙恬摇了摇头,说道:“我还要留在这里一年,那时王子已是九岁了。定是比如今要长得高了。”

赵政“哦”了一声,蒙恬只当他是累了,也不再多语。

 

 

晚膳时,蒙恬着实是惊讶了,赵政居然烤了一只小羊。

看到一向稳重的蒙恬惊讶的神色,赵政得意的笑了笑,“昨晚我偷偷跑了出去,好不容易才打到这只羊,这可是我第一次打到小羊呢!权当是送给小哥哥的生辰礼好不好?”

蒙恬突然就知道为什么赵政昨晚那么晚才睡觉了,原来是跑出去打猎了。

“以后不要再半夜跑出来了,除非有我在。虽是学府,附近的野山里,也会有危险存在的。”蒙恬撕下那羊的一只腿给了赵政。

赵政笑嘻嘻的接了过来,在荀子的学府里,蒙恬一直致力于把他喂的白白胖胖的,可是赵政是个大胃王,比起初来的时候,长高了一大截,却没有怎么长胖。

说是赵政送给蒙恬的生辰礼,蒙恬却是把羊腿什么的全给赵政吃了,最后赵政是吃的最开心的那个。

赵政吃罢,仰头就倒在席子上,懒懒的伸了一个腰:“这可是我在赵国过的最后一个生辰呢。今晚我能不能早点休息啊。”蒙恬无奈的摇摇头,收拾了房间后,才发现赵政呼吸均匀,已是睡着了。

最后还是蒙恬抱着赵政去洗漱。蒙恬刚要将赵政放在床上,赵政突然迷迷糊糊的搂着蒙恬的脖子说道:“小哥哥生辰快乐呀。”然后又陷入了沉睡,手却是还没有从蒙恬的脖子上放开,蒙恬闷笑了一声,把赵政不安分的手拿了下来,轻柔的放进被窝里。

“同乐,小王子。”

 

其实也没有过几个月,秦国就派了人接回赵政,赵政沉默的看着来的舍人帮他忙里忙外的收拾,心里却是涌上了阵阵的不舍,但是他知道他能在赵国留这么久,也全靠着蒙恬在其中周旋,现如今是不得不回去了。

赵政望着蒙恬房前的那一丛丛竹子,眼里突然就蒙上了一层泪光,这是自从蒙恬带他回来后他第一次哭。

赵政离开赵国的那天,蒙恬护着赵政到了赵国的边境,依然如同初见时那般的俊朗,赵政还是坚持盯着蒙恬的脸,一脸的不舍。

蒙恬安抚赵政道:“自我寻到王子,已有两年了,王子如今长高了许多呢。一年后,蒙恬就回秦国,再见王子,可好?”

赵政忍住哭腔,嗯”了一声。蒙恬又对前来接赵政的舍人道:“诸位可否回避片刻,蒙恬还有些话与王子说。”

那些舍人也知道蒙恬的身份,自然是识相的退下。蒙恬微笑道:“王子之前一直要老师的著作,我准备了些许,已是给你放在行李里了。”

赵政一愣,他一直想要跟着蒙恬一起在荀子的门下听学,可是碍于身份,一直没有机会,蒙恬竟是已经帮他准备好了?感动之余,大力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然后向蒙恬伸出了双臂:“小哥哥,可以抱一抱我吗?”

以后再见,他是秦国王子,蒙恬是蒙氏长孙,便有诸多的繁文缛礼等着他们了。

蒙恬笑了笑,没有任何迟疑的,伸开双臂抱住了赵政。

他背着赵政走过了一座山;

他给赵政讲了两年的故事;

他给赵政准备了最好的马;

他带着赵政练习了两年的骑射;

他喂给赵政漆黑的汤药;

他给赵政在赵国最后的生活里留下了最好的回忆;

他在夜里一遍遍的教着赵政读书,

他对赵政说,你的眼睛真好看;

他包容着赵政一切,

在赵政离开赵国,即将进入风云变幻的秦国前,给了赵政最干净的情感。

 

 

蒙恬松开拥抱着赵政的双臂,说,到了秦国不要再随意的赖床了,不要再因为药苦不喝药了,要是受了伤,也不要再一个人忍着了。

赵政含着眼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蒙恬望着赵政的身影渐渐的从视野里消失。

天上突然下起了霖雨,沾湿了他黑色的衣衫。

来日再见。

 

评论(4)
热度(8)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