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邯郸(一)

本文属于同人文,原著《大秦帝国》中作者孙皓晖先生虚构了少年蒙恬在荀子门下与韩非子,李斯一同求学的经历,本文同样延用原著的设定。

 

另外,蒙恬的出生日期历史上记载约是公元前259年,本文提前至BG261年正月27日;嬴政的出生日期遵照历史记载,为公元前259年正月27日,私设两人生日同辰不同庚。李斯生于公元前284年,本文延后十年。

 

 

本章剧情原创,个人脑洞。

 

公元前253年,赵国,邯郸郊外。

一队士子模样的人伴着一辆牛车在乡间的小路上轻快的走着。正是当世新学荀子与其弟子。

“李斯,”坐在牛车里的荀子突然出声叫住了在前方的士子,李斯急忙停住脚步,等着牛车缓缓赶了上来,恭敬道:“老师。”  

“蒙恬何在?”荀子淡淡地说道。

“.............”李斯停顿了片刻,“听闻秦王子政自从出生以来就一直留在邯郸,许是蒙恬去寻找他了也未可知。”

“你是不是在觉得奇怪,为何我当时要收他为弟子?”荀子看出了他一直以来的疑问。

“正是,蒙恬身为秦将蒙骜的长孙,老师此举易会带来诸多麻烦,”李斯说道“况且......老师的学生里有不少是山东六国的人,他们对秦国本就.....”

荀子笑着摇了摇头:“蒙恬自有他的作为,当年吕不韦与我写信说此子三岁过目不忘,六岁能重制军法,只是没人引导,怕是会和赵括一个下场。”

 

“你等着看吧。蒙恬,终会成为未来秦国的一把利刃。”

 

 

蒙恬确实是寻找赵政了,他从未见过那位在赵国出生的王子。

吕不韦委托了蒙骜一件事情,便是找到那位有着赵人血统的嫡王子。恰好此时蒙恬随荀子游学于邯郸,蒙骜便令蒙恬在此地寻找。在这荒郊野外去找赵政所在,即使是有吕不韦给出的方位也着实辛苦。

 

 

直到行至一处破旧的农舍,蒙恬听到了隐隐的谩骂声和哭泣的声音。

“你以为你是谁!?还真把自己当作是我老秦人的嫡王子?”两个盛气凌人的王室贵族打扮少年的围着一个幼小的孩子又是丢石子又是一阵的推搡。

那哭泣的孩子强忍着什么痛苦似的,嗓子里发出几声抽泣的哭声。那稍稍年少些许的少年道:“你那娘亲不过就是吕不韦不要的女人,凭什么她能成为王后,压着我母亲一头!你看看你自己的长相!哪有一分像老秦人!?”闻言,那孩子脸上的泪水流的愈加的肆意了。

蒙恬忍不住的上前,道:“放肆!”从方才的语言中,基本可以断定,那个哭泣的孩子便是在赵国出生的王子——赵政,而那两个少年想必是公子腾与王子成蛟。

那两个少年见到有人来了,不觉地一惊,那成蛟失声叫了出来:“你是什么人!”蒙恬冷笑了一下:“若说血统,成蛟王子又何必多言,你难道不是胡女之子?”

那成蛟脸色突然一变,赵政是赵女之子不假,但他成蛟亦是胡女之子。若说血统,他也算不得什么纯正的秦人。

蒙恬道:“若说不配, 当今秦王是夏女之子。当年的宣太后亦是楚国公主,昭襄王同样在秦国稳住了脚。王子之言是否意在诽谤秦国先王,此等大罪,尔等又如何承担的起!”

那两个少年听的不觉脸涨得通红,急忙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来指责我们!”蒙恬只是抱臂笑道:“两位请回吧,若是想不出应对之话,不如先回去好好领罚 才是正经。”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方白玉令牌,赫然是丞相吕不韦的咸阳令。那两个少年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急忙绕过蒙恬朝着咸阳的方向离开。

蒙恬将咸阳令好生收好,转头去看向赵政。赵政此时埋着头不语,表情阴暗难辨,强忍着哭意。蒙恬上前行了一礼:“蒙恬奉丞相之令前来寻找王子。”

赵政才缓缓的抬起了头,声音暗哑到:“是吗?原来,秦国还有人想得起我的存在。”

蒙恬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赵政,身上的黑色布衣已是不合季节,身材十分的瘦小,明明赵政与弟弟蒙毅同年出生,可是眼前的赵政分明比自家的弟弟还要矮小几分。不只是如此,赵政的眼球颜色是蒙恬从来没有见过的蓝色,可以让蒙恬回想起自家后院胡杨林天空的颜色。 眉眼轮廓分明,如今的赵政已是继承了王后赵姬五六分的好容貌。                                                                                                                                                                                                                                                                                                   

赵政突然苦笑了起来:“公子看我,是否一点都不像秦人。”蒙恬心上突然涌上丝丝的酸楚,这样小的孩子,在赵国苦苦的生存,想来和方才那样的欺凌于赵政而言怕是家常便饭了。蒙恬道:“像不像,又如何?公子的眼睛,是蒙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好看。”

赵政一愣:“真的吗?”蒙恬突然被赵政瞪圆了眼的模样惹得笑了出来:“自然是,蒙恬如今正在荀子座下求学,王子若是不嫌弃,可否在蒙恬处稍作休整,蒙恬修书一封,请丞相派人来带您回去,如何?”

赵政看着眼前清朗的少年点了点头。蒙恬刚要准备扶着赵政从地上站起来,谁知刚刚一动,赵政便是痛苦的叫喊了出来,蒙恬低头一看,才发现赵政的左腿已是僵硬不能动,许是方才被成蛟给砸伤的。

蒙恬思索了一番,看到赵政因疼痛有些扭曲的面容,终是决定背起了赵政,赵政显然是第一次被人这般对待,不免感到拘谨,但是想到了自己的伤,还是趴到了蒙恬的背上。蒙恬背着赵政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顾及到赵政的伤走的缓慢。

“公子如今几岁?”赵政冷不丁地问道。

“八岁,大父说我缺少历练,让我好生跟着荀子学习。”蒙恬答道。

“我才六岁呢。我可不可以叫你一声小哥哥呀。”赵政在蒙恬的背上扒着蒙恬的耳边笑道。

“自然可以。”蒙恬的声音已是带上了笑意。“家弟从未如此称呼过我。”

“那我是第一个了?”赵政的声音带上了意思的兴奋。

“算是吧。”蒙恬有些无奈的说道。“王子以前是何人照护?”

“无人......自从娘亲在我四岁时离开后,丞相偶尔来几次,。除了成蛟他们,便是小哥哥你了。”

“......”

“小哥哥,”赵政突然叫了一声蒙恬。

“嗯?”

“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承欢膝下,是什么样子的?”赵政声音带了一丝的失落。

“对于王子而言,我不知如何作答。但是于我而言,父亲就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蒙恬道“我自幼在大父的军帐里长大的,我自幼见到父亲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每见到他,他只是来大父的军帐里汇报军情。我真的有怀疑过,父亲有没有真正的想要我这个儿子。可是在我准备动身离开秦国求学的时候。父亲给我买了一把我一直想要的青铜剑。然后嘱咐了一些事情便回军营了。”感觉赵政在背上陷入了沉思,又道“可是我大父告诉我,我是蒙氏长子,未来秦国当仁不让的大将,国之利刃。父亲这样对我,无非是希望我能早日接过蒙氏的担子,那把青铜剑是父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准备了的,他每次都希望我能早早的带兵上战场。由己推人,想必君上也是这样对您抱有期望的。”

“可他,从未来见过我。”赵政闷声到。

“我听大父说,王后娘娘怀您的时候,君上还并非王储,尚在朝堂上摸索,他的努力,是为了在王宫里寻出一方安全之地予你们母子。他不是普通的父亲,他是秦王,是老秦人所有的寄托,您可明白?待到一日,您重回咸阳城,他将您轻轻抱起,而王后娘娘在一旁笑着说当心,那便是承欢膝下了。”蒙恬道。

“嗯。”蒙恬的话无疑使抚慰了赵政。赵政一手搂着蒙恬的脖子,一手抹去了眼角的眼泪,道:“小哥哥给我讲讲春秋时期的大将故事好不好,我想听。”

“好啊,我从乐毅开始讲好不好。”

“嗯!”

“燕昭王二十八年.....”

直到乐毅伐齐讲完,蒙恬才听到了赵政均匀的呼吸声。

原来是睡着了。

蒙恬笑着,脚下是愈加的缓慢,生怕扰了赵政的梦。

 

直到回到学馆,蒙恬背上的赵政还是没有醒。在学馆门口正在拴马的李斯看到蒙恬背着一个孩童回来了,不禁问道:“这就是那位王子?”

“小哥哥......”赵政在蒙恬的背上嘟囔了一声,在蒙恬的背上蹭了蹭,又睡着了。

“......”

“......”

“老师在吗?我想留王子几日。”蒙恬忍住尴尬,向李斯问道。

“在,老师一直在等你。”李斯道。

“多谢了。”蒙恬向李斯示意,便背着赵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赵政转移到了床上,简单的帮他处理了伤口,赵政在此期间只是哭着喊了几声小哥哥,然后陷入睡眠。

 

蒙恬安置好了赵政后,便赶去荀子的房间中,请示了此事。得到赵政在此养伤的允许后,才赶到后山采了几味草药,再回到房间给赵政煮药。

 

次日,赵政醒来后,发现蒙恬不见了,便撕心裂肺的喊“小哥哥小哥哥小哥哥小哥哥小哥哥小哥哥小哥哥!”

“怎么了?”蒙恬的声音伴着一股浓烈的草药味儿一起过来了,赵政嚅喏道:“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蒙恬端着一碗草药汁,有些哑然失笑:“怎么会呢,来,把药喝了。”

赵政看了看蒙恬俊朗的脸,又看了看那碗漆黑的药汁,接过了碗,苦着脸喝了一口,然后发出了比刚刚更加撕心裂肺的的叫声。

“......”

于是每天早上,荀子的学生都可以准时听见那位秦国王子因为怕喝药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声音。

 

评论(3)
热度(21)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