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考校(二)

原著里在武校前赵政就已入宗庙改名为“嬴政”,本文将时间延后。

操练细节参考孙皓晖《大秦帝国》

操练后的情节完全个人脑洞

下一章更新延迟至19号

(玉无要分班考试)

下一章原创,蒙恬和嬴政的初见

 

 

车马广场外的百亩草场,平日里是王孙贵胄用于练靶的场地。

蒙骜一挥战旗,连接着广场和草场的巨大铜门徐徐打开;蒙骜二挥战旗,公子政,蒙面斥候,公子成蛟骑上各自战马驰过那道铜门进入草场。

蒙面斥候于马上朗声道:“绕草场疾行三圈,期间对场中央的靶子射箭。每人共十箭,最先射完且命中率高即为胜者。”他转头向赵政和成蛟道:“二位可明白?”,均是一身骑装的赵政和成蛟道:“明白。”

蒙骜三挥战旗,三匹战马同时由起点冲出,绕行了半圈后仍是三骑并列。成蛟先发制人,一连三箭稳稳地从由弓箭上飞出,在起点处的另一斥候喊道:“公子成蛟,三箭三中!”

场下的老秦人皆是为这个骑射基本功扎实的王子而欢呼。

那蒙面斥候熟练地架上弓箭,选择在马匹绕圈拐弯时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射出,场下的老秦人皆是一阵惊呼,这少年也忒冒险。“斥候,三箭三中!”

骏马已是绕行了一圈,而公子政却是一箭未发,场下的老秦人未免急道:“这公子政果真是个书呆子了。”

那厢,赵政的白驹如同白雾般飘过,略微超过了成蛟和蒙面斥候的马匹,手指搭上五箭,以破风之态划破疾行的空气。动作行云流水般的熟练,在蒙面斥候的眼里是骑射基本功的扎实,但在大多数的老秦人看来却是好高骛远:“这必是五箭两中了!”

蒙面斥候只略微皱了皱眉,手指搭上了两箭,眼见着起点处的斥候喊道:“公子政,五箭五中!”蒙面斥候的眉头舒展了些许,遂拉满弓,两箭飞了出去,“蒙面斥候,两箭两中!”

“公子成蛟,三箭两中!”

如今三人已是绕行两圈,只剩下了最后一圈,成蛟自然不敢大意,两发羽箭已是按上了弓弦。蒙面斥候亦是架上最后的三箭,赵政同时也按上他最后的五支箭。

场下的老秦人皆是一片欢呼叫好,等着最后的结果。

正当三人绕弯时,白驹突然发起了狂,长嘶一声,前蹄高高地跃起,飞出了一道尘土。而此时的赵政却恰好射出了最后的五发弓箭,一时没有稳住的赵政竟从马背上摔了出去,狠狠地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面对突发的情景,场上局势大为不同。蒙面斥候急忙射出最后的三箭,便欲回马查看赵政的情况。而赵政却是飞快的翻身上马,干净利落。

“公子成蛟,两箭一中!”

“蒙面斥候,三箭两中!”

“公子政,五箭两中!”

随着起点处的斥候悠长的报靶声,赵政又迅速逼近了前方的两人,恰恰是到了终点时,三人又是并驾齐驱,全场声浪又是一次的激荡。待到三人下马时,人海骤然沉寂了——赵政的甲胄上却是一片鲜血,嘴角边亦是有缕血渍,脸上却是灿烂的笑容。

“公子政是否可以坚持?”蒙骜耸动着白眉走了过来。

“无妨。”赵政暗哑的声音说道。

“中途惊了马匹,差了三箭,你可服气?”蒙面斥候笑问。

“这马尚未驯服好,政之过。”赵政依然哑着嗓子说道。

“.......”一旁的蒙面斥候别开了脸,不再多言。

“马匹尚未驯服,你便用它上场?”蒙骜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赵政。

“只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罢了,需要历练。”少年赵政笑道。

“公子政胆略尚可。”蒙骜第一次有了些赞许的口吻。才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这位王子。

长相上继承了母亲赵姬的娇媚,比起母亲还要更加的强硬些,眼眸的颜色不似老秦人的乌黑,隐隐显着蓝色,乌黑的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发黄。半似胡人半似秦人。

蒙骜当即向场下的老秦人以及台上的君臣们高声报了骑射之考的结果:公子成蛟十箭八中,公子政十箭七中,蒙面斥候十箭九中。成蛟胜出。转身便向各方吩咐准备搏击考校。

蒙骜高声宣布了搏击之法:由方才的蒙面斥候与两位王子做搏击,每场一合,比试的方式由王子决定。两位王子不做较量,只以蒙面斥候战况论高下。

第一场,成蛟对蒙面斥候。

两人进场俱是短甲装束,只是蒙面斥候依然是黑布蒙面,平添了几分的神秘。成蛟手持一口青铜短剑,一张棕红色的盾牌,上面缀满了铜铆钉;蒙面斥候也是手持青铜短剑,一张牛皮盾牌,上面却只是稀疏的铜铆钉。

“公子请。”蒙面斥候剑盾铿锵交合,行了一个军礼。

“战无常礼。”成蛟冷哼一声,蹲身一冲,身形矫健的滑到蒙面斥候的面前,盾牌当先一出,而那道青色的剑光却是划至蒙面斥候的胸前。蒙面斥候早已扎好马步,以盾牌相抵,稳稳的卡住成蛟的青铜剑,而蒙面斥候手中的青铜剑却是刺入成蛟的盾牌上的铆钉缝隙,狠狠的一刺。成蛟大惊失色,本想用盾牌钳制住蒙面斥候,可是那铆钉却是丝毫无用。成蛟不禁恼羞成怒,大吼一声抢步用盾牌相撞,不曾想斥候冷笑一声,盾牌直撞那把成蛟手上的盾牌振落。

成蛟只觉虎口一震,而蒙面斥候却是再次推进盾牌,“嘭”的一声,成蛟结结实实的摔了出去,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如此干净利落的步战,引得老秦人的喝彩声浪淹没了草场,成蛟爬起来还要再战,蒙面斥候冷声道:“再比也是如此的结果,王子还是好生歇息罢。”蒙骜沉声道:“你让他知道败在何处。”

蒙面斥候道:“王子的战法过于利落却没有什么实用,再者你那盾牌的铆钉也太多了,无法钳制他人的剑。实战的盾牌,重在铆钉稀疏,易于钳制旁人。”

成蛟的脸上好一顿红,依然拱手道:“在下认输。”便退离了考场。

这时来了一个中军司马,对蒙骜一顿耳语。蒙骜看向负手站在圆台的蒙面斥候,点了点头。

第二场,赵政对蒙面斥候。

待到赵政进场时,蒙面斥候只是手持短剑,赵政挑了挑眉,问道:“足下为何不用盾。”

蒙面斥候道:“公子受了伤,一剑一盾不见公平,所以末将只以短剑相比。”

赵政摇了摇头,道:“战场上哪来公平,足下无盾,政不战。”

“......”蒙面斥候沉吟半晌:“角牴如何?”

“政奉陪!”

角牴正是相扑,也是摔跤。赵国和秦国胡风最重,赵政生于赵国,自幼习学摔跤;蒙面斥候又是秦国将士,少不得常常练习。这摔跤简单易懂,不似兵器还需行家才能看懂,一时间场上越发的热闹。

两个少年除去了甲胄,人各黑布衣赤脚。鼓声一起,两人扑做了一团,一个翻滚起来,蒙面斥候箍住了赵政的后腰,只要发力,少年被撂倒无疑,而赵政却是两手抓住对方的衣领,弓腰前跨,猛然一个发力,蒙面斥候一只口袋般被重重被放倒。

“撂倒!王子政万岁!”全场声浪声铺天盖地。

赵政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有些惊讶的看向蒙面斥候,蒙面斥候虽然有些踉跄,但是还是迅速的站了起来。赵政眯了眯眼,有些了然的看向蒙面斥候的背部。

“再来!”蒙面斥候大吼了一声。一个翻滚两手抱住少年赵政,两腿一带,赵政被仰面翻倒在地,蒙面斥候随身扑了上去,赵政眼睛一暗,便要双手袭向蒙面斥候的背部。蒙面斥候早有准备,扣住了赵政的手腕,两人陷入了僵持的状态,赵政猛地起身,掀开了蒙面斥候,翻身跃起便是 一口鲜血喷出。那边的蒙面斥候亦是嘴角流出了一缕鲜血。

蒙骜大步走了过来,横在两人之间断喝:“校武停止,王子政退场休息!”少年赵政一愣,随即看向蒙面斥候,终是站定,转身去了。

“王子政万岁!”

 

 

 

是夜,赵政在静室才醒了过来,猛然看见立在长廊下的颀长身影,正是蒙恬。

“怎么是你。”赵政嘟囔了一声,便要起来,蒙恬走了过来把他重新按在了床上,黑着脸拿起一旁的汤羹喂给赵政喝。赵政本来还想顶一句,想到自己之前在草场上把蒙恬摔出了血,也就不再言语,乖乖的喝完蒙恬喂的汤羹。

待到赵政喝完了一钟汤羹,蒙恬的脸色才好了起来。

“不好意思...”赵政小声的说道。蒙恬没好气的说:“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体情况还要上场,找死吗!”

赵政理不直气也壮的说:“我没有想到小恬恬会突然失控啊。”

“......”蒙恬一阵的无语“小恬恬?”心里浮现的是他曾经送给赵政的白马。

“就是你送给我的马啊,我今天武校用的那匹马!”赵政大力的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想。

“.......”

“它为何失控?少来什么没有驯好它的说法,你哄哄我大父就算了,那马我四年前送给你的,你怎么可能驯不好它。”蒙恬幽深的眼看向赵政。

“我怀疑啊,那日想要刺杀我们的,就是成蛟,”赵政支起一边的胳膊,歪头看向蒙恬“小恬恬的嗅觉很棒哒,多半是嗅出了那日刺杀我们的人的气味。”

蒙恬沉吟了片刻,“既是如此,我明日便禀告大父。”

“好勒!”赵政又是一个仰面躺倒,抱怨道:“蒙恬你也太狠了,摔的那么重!”

蒙恬并未多话,帮赵政掖了掖被子,把他不安分的手塞回了被子。转身便离开了,丢下了一句话:“明日我来喂你药。”言下之意就是赵政是必须要喝那些苦了吧唧的汤药,也有蒙恬明日要来向赵政报告刺杀事件的意思。

赵政苦着脸说道:“那你现在干嘛去?”

“我?”蒙恬低笑出声“给我的马起名叫小哥哥。”遂笑着出去了。

“蒙恬你找死!”

赵政翻了个身,方才喝的汤药渐渐起了安神的效果,沉沉的睡了过去。

嘴角依然带着笑的,和蒙恬初见的情景啊。

 

评论(7)
热度(15)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