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恬政——《与政君书》

 

闻君重病多日,而臣却未能相伴在侧,心有愧疚,特附信一封,以表歉意。

自臣驻守某地,未尝有片刻不曾思君,常卧而仰观星空之浩瀚,或遥望北山之苍茫,入目之间,皆是君上。

曾初识君上于旧赵,恁时臣八岁,而君六岁。负君行一山,携君共此生。虽偶有逡巡,仍望此生之朝朝暮暮。

期年已过,公子扶苏学识略有长进,臣虽不才,亦辅佐公子以报君上。深知世事所迫,君不得已用法家之学说,但论及久世之治儒学可矣。故臣授公子以荀子之道,为承秦业之千载万世,望君勿怪。

臣所随之君,其智当长于臣,而使臣昭昭;臣所随之君,其净当警于臣,而使臣惕惕。

然虽来日方长,果能谋面乎?果能相与谋事乎?每思之,臣必怅然。

自君创此春秋大一统,尝修陵多年,臣虽不希求可得寸地相守,但求可伴君长眠地下。

闻赵高奉旨前来赐死微臣,思之,虑之,必是君上先行一步,空余臣独守秦业。臣不敢起兵,共谋春秋几十载,不忍付之一炬。此乃君上之大业,亦是臣之大业。然今留臣一人,臣亦不愿。

愿,可有来世,寻处小城,卿不做君,余不做臣,长相守,共白头。

黄泉路上,君可采撷芳华,候臣相会。

蒙恬绝笔。

 

 

评论(5)
热度(26)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