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前十章传送:

第一章考校(一)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28a366

第二章考校(二)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2bf269

第三章邯郸(一)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3e6408

第四章邯郸(二)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415116

第五章朝暮(一)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53d5f2

第六章朝暮(二)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5d5225

第七章主少国疑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6b1f24

第八章风雨与之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c14f8b

第九章共谋(一)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cd3ed4

第十章共谋(二)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efdd28af

 

 第十一章   初政

吕不韦第一次感到了失意。

嫪毐之乱让他看到了这个年轻秦王的|杀|伐|决|断,让他本能的感到恐惧。有些人生来就是让你感到恐惧的,但对于吕不韦而言,让他更多感到的心虚。

只是因为,嫪毐是他命人送到赵姬面前的。男||宠亦是,安慰亦是,可他从未想过事态会发展到连他也无法控制的地步。嫪毐的野|||心太大了,连赵姬都发了疯一般的做起了摄|||政太后,动|摇了秦|国|根本,甚至差点造成六国||举兵||反秦的局势。若说不羞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想退,恨不得远离秦国再也不回来,可是他不甘心。

一个赌进了自己的所有,将自己的后半生毫无保留的投入到秦国的老臣不甘心。他死死地攥紧了手里的那卷《吕氏春秋》。

 自从成书以来,他的心中便又涌起了一股傲气,试问整个秦国,也无人如他这般,对现在的六国局势和秦国现状更加了解。

然而,秦王没有半分表示,连一句所谓的空话的话都未曾有过。那凝聚了他毕生心血的《吕氏春秋》也如泥牛入海便没有了声响。

用,还是不用?秦王嬴政又有什么样的打算?

吕不韦微微地闭上了苍老的眼,深深地叹了口气。

但是让他永远不会预测到的是,嬴政已是秘密接见了李斯。

李斯是吕不韦的门客之一,曾在赵国的邯郸与蒙恬一起在荀子门下求学。嬴政对他的印象,最早也不过是蒙恬众多的同学之一,直到嬴政近日问起蒙恬有无\治\国大略的人才时,蒙恬沉思半晌,才道:“曾经在老师的门下求学时,我倒是觉得有两人能堪大用。”

“何人?”

“楚国李斯,韩\国韩非。”

“何家?”

“均为法家。”

 

 “这么说来,荀子一个儒\家\学\派的先生,竟然还教出了两个法\\家的学生。”嬴政有些啼笑皆非。 

“局势所迫,你我都知道,现在的战国,现在的这些学派,儒家的思想是无法实现的,若是六国弄什么仁政,还要军队将领作甚?若是他们二人真的想在战国有什么作为,也就只有投其所好了。”蒙恬微微摇了摇头。

而李斯被蒙恬请去拜见秦王时,是颇为惊讶的。

他虽然是见过嬴政,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嬴政当年是被蒙恬背回学府的,他也只是见过几面罢了,只认为是个秦国留在赵国的质子而已,不过嬴政留在学府的两年里,他倒也能看出这个秦国王子与常人所不同的地方。嬴政离开赵国后的几年里,老师也曾私下与他谈到嬴政:“嬴政和蒙恬,会成为让山东六国为之恐惧的存在。”

不过更多的时候,坊间传言更多的却是充斥着秦国上上下下对这个秦王的质疑。

最早是在嬴政初回秦国时,质疑他是否为王\室\正\统;然后是在考校中,质疑他的能力;等到嬴政成为了秦王后,却是更多的质疑,极少会有对他的肯定。

于是嬴政就不断的在种种的质疑中逐渐成为了一个亲政的君王,不再依赖于吕不韦,不再依赖曾经的一切,甚至在着手安排更远的事情。

 

嬴政眼下面临着每一个少主亲政都会遇到的重大问题。

在新一轮的政\\\\\\\\\\峙中,少主的政|治\团体会与曾经的摄\政大臣的政|治团体相融合的几率近于零。想要解决,和|平|演|化不可能,那便只有两种种结果——少主将权臣的权\力高高挂起,成为一种摆设,慢慢的架空,亦或者直接除掉权臣;再不然就是权\臣弑|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君王。

吕不韦不敢,因为这是一个重|法的秦国,若是有一苗头,以赢贲为首的老|王|族便要了他的命;而嬴政也暂时无意除掉吕不韦,至少在过去的几年里,吕不韦曾以全力教导他。但是嫪毐之乱中吕不韦的诸多顾忌和迟疑却是让嬴政不得不重新审视他。嬴政可以相信吕不韦的治国之才,但是他对吕不韦的忠心还是存在着疑虑。

王者多疑,吕不韦在嫪毐之乱中的用心让嬴政感到了他的野心,这让嬴政重新掂量起了整个秦国朝堂,哪一个才是未来吕不韦的接|班|人。

 

 河风萧萧,夜间的河水走得急,连船桨都不用摇便能走的快,六盏风灯在在河雾中只如萤火般。 

“若是要与六国共处天下,《吕氏春秋》可矣;若君上想要止戈统一,商君法治才可。”

李斯告辞后,蒙恬陪着嬴政立于乌篷船上,望着湖心的明月。

河风萧萧,夜间的河水走得急,连船桨都不用摇便能走的快,六盏风灯在风中只如萤火般。李斯告辞后,蒙恬陪着嬴政立于乌篷船上,望着湖心的明月。方才李斯留下的话依然荡在两人的心里,久久不散。

“君上有心事?”蒙恬轻声道。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变了,”嬴政苦笑道,“我好像变得越来越的疑心,怀疑仲父,怀疑朝堂,还有,我竟然还会怀疑你。”

“蒙恬,对不起。”

他对蒙恬的顾虑更多的,却是两人的关系。两人的关系本就不应当下的伦理之常,他再是喜欢蒙恬,也不能公布于众。

倒不是畏惧他人对他们的非议,而是这种关系会让秦国朝堂重新的审视他和蒙恬。不同于魏安釐王和龙阳君,他们是秦国的君臣,在这个法|治|至|上的国家里,等来的又是一场混乱,偏偏是嫪毐和赵姬的事情之后,秦国朝堂明显对这种凭借裙带关系而掌权的人更是排斥。

是否曾因蒙恬和君上的关系而授予蒙恬军|权?是否因为两人的关系而重视蒙氏?

“王者多疑,本就是这样的道理,只是君上的诸多顾忌,颇让我高兴呢。”蒙恬回首朝着嬴政浅浅的笑着,表示他并没有在意。

他很清楚嬴政的痛苦和纠结,他不能去逼迫嬴政,与其去逼迫嬴政想通,倒不如他自己做出来一番事业,更好的证明自己。

“高兴什么?”嬴政也不点破蒙恬,但却有些许的疑惑。

“至少君上愿意认可我们彼此的关系,这对我而言,已是最好。”蒙恬轻轻地揽过他,“明日我回河东军营,你务必小心。”

“好奇为什么我不再重用仲父了吗?”嬴政转了个话头,蒙恬微微一愣:“嫪毐之乱?”

“不错。我前日才得知:嫪毐乃是仲父送到太后身边的。”嬴政的呼吸声渐渐的重了些许。

“什么!”蒙恬素来沉稳,听此消息却是大吃一惊。

“大道不两立,国|法不二出。”嬴政平息了呼吸,“所以我不能用他。”

直到两岸鸡鸣狗吠曙色蒙蒙,那艘乌篷船才停在了岸边,蒙恬习惯性的拥抱住嬴政,才转身离开。

三日后的朝会却是震惊朝野。一是否定了吕不韦《吕氏春秋》中的主张,继续延用商君法;二是由咸阳令蒙恬证实:文信侯吕不韦涉及嫪毐|罪|案,甚至可以说是吕不韦造成嫪毐之乱,动摇了秦国的根本。

“敢问文信侯:这可是事实?”方才否认了《吕氏春秋》治世之论的蒙恬高声追问道。

面色苍白的吕不韦艰难地站了起来,对着嬴政深深一躬,又对着满座大臣一躬。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多做,就这样蹒跚着摇出了大殿,大臣们依然是梦魇般的寂然无声。

直到寒冬时节,纷纷扰扰终于有个安排。

秦王嬴政独自在温暖的书房,执着一管蒙恬为他做的毛笔安静的批注着文||卷||公||务,忽听得赵高和前去传送王书的蒙武进了来。

“怎样?”嬴政头也没抬,手下依然在飞快的批注。

半月前,吕不韦的种种罪证被证实,去丞相之职,顾及吕不韦对秦国的贡献,得留爵位,迁往洛阳晚年安养。但让嬴政没有料想到的是,吕不韦竟然和山东六国的诸多大臣还有来往,虽然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政|见之交,但是也让嬴政觉得恼怒,当即命蒙武下达王书:着文信侯及其眷属族人,立即徙居巴蜀,不得延误。

“王书已是下达了,”蒙武的脸色有些苍白,又接着道:“不过想来是无用了。”

蒙武望着嬴政微微抬起头,还有些疑惑的神色,叹道:“文信侯他,自裁谢国。”

吕不韦死在书房中,饮了一杯鸠毒酒,而夫人陈氏和总事西门也同样绝望饮鸠,先后死在吕不韦尸身旁。

啪嗒一声,嬴政手中的笔生生地落了下来,击打在书案上,发出异常沉闷的声响。

就如同嬴政此时的内心,沉闷地说不出话来。

迟来的更新,摸鱼出来的=。=

欢迎点红心推荐留言。

本文是《大秦帝国》同人文

评论
热度(12)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