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第六章  朝暮(二)  原著时间与同人文时间有差异 

公元前246年,王子赵政在文校,武校双重胜出,随着他的事迹传遍秦国,山东六国也传遍了那个神奇的王子是如何在双重考核中完胜其他宗族子弟,成为了秦国王储的不二人选。

乱世的人,从来不介意后世是否会将他们评定为“贤者”,而是重在是否被当做是“能者”。迂腐酸文人的做派在太平之时倒是能挣来容身的一席之地,在乱世也只有当做炮灰的份。在乱世中能够站稳脚跟,赢来世人的一句“有本事”,便是“能者”。

而赵政此时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竟是换来了山东六国的一句“有本事”,他的能力和才学是无可置疑的。

而此时...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第五章    朝暮(一)


公元前248年三月,秦国。 


宫外的蒙府,蒙骜带着嫡长孙各自骑着马朝着王宫行去。

蒙骜道:“你当真不知道为何王后让你今日进宫?”

蒙恬此时已是稍稍褪去了孩童的稚嫩,若是单单看他的行为处事还会当做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甚至会更稳重。但是此时的蒙恬却只是十一岁而已。

“许是王子政,恬在赵国曾照护过王子政。”蒙恬回答道。

“不全是如此,”蒙骜苍老的眼皮一跳,“王后赵姬,出生赵国。在秦国却无甚可依靠,即使是丞相吕不韦,也要避讳。”

蒙恬默然了一阵,道:“所以,王后是想拉拢孙儿?”...

名人的遗言

之前说是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出手札来着


结果emmmmmmmm到现在才想起来发


我与小伙伴们失联了,所以只有我写哒


#名人的遗言#


死亡,才是真正的永恒,它对我们一视同仁,

平和且包容,

没有肮脏和纯净,不关富有和贫困,

无论爱戴和憎恨。...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邯郸(二)《大秦帝国》同人文,剧情个人脑洞。


“务必交由上将军与丞相。”蒙恬将手中的咸阳令和一封信笺交给面前的黑衣斥候。 

黑衣斥候恭敬的接了过来,道:“属下必会及时送到。”遂将物件贴身收好,对蒙恬道:“少公子何时返回秦国?”

蒙恬心知此人是父亲派来的,这样问他必是父亲的意思,笑道:“自然还有三年。”黑衣斥候闻言不再追问,拱手一礼便迅速转身离开。

蒙恬只是负手站在他房前的那片竹林前,望着那斥候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直到房里传来赵政叫他的声音,他才回了房间。

今天的赵政依然是喝不下去那些药。

蒙恬于是就看着小小的赵政捧着比他脸还大的碗咕噜咕噜的喝完了那碗...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邯郸(一)

本文属于同人文,原著《大秦帝国》中作者孙皓晖先生虚构了少年蒙恬在荀子门下与韩非子,李斯一同求学的经历,本文同样延用原著的设定。


另外,蒙恬的出生日期历史上记载约是公元前259年,本文提前至BG261年正月27日;嬴政的出生日期遵照历史记载,为公元前259年正月27日,私设两人生日同辰不同庚。李斯生于公元前284年,本文延后十年。


本章剧情原创,个人脑洞。


公元前253年,赵国,邯郸郊外。

一队士子模样的人伴着一辆牛车在乡间的小路上轻快的走着。正是当世新学荀子与其弟子。

“李斯,”坐在牛车里的荀子突然出声叫住...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考校(二)

原著里在武校前赵政就已入宗庙改名为“嬴政”,本文将时间延后。

操练细节参考孙皓晖《大秦帝国》

操练后的情节完全个人脑洞

下一章更新延迟至19号

(玉无要分班考试)

下一章原创,蒙恬和嬴政的初见


车马广场外的百亩草场,平日里是王孙贵胄用于练靶的场地。

蒙骜一挥战旗,连接着广场和草场的巨大铜门徐徐打开;蒙骜二挥战旗,公子政,蒙面斥候,公子成蛟骑上各自战马驰过那道铜门进入草场。

蒙面斥候于马上朗声道:“绕草场疾行三圈,期间对场中央的靶子射箭。每人共十箭,最先射完且命中率高即为胜者。”他转头向赵政和成蛟道:“二位可明白?”,均是一身骑装的赵...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考校(一)

注:关于校场问答有所改动,可参看孙皓晖先生《大秦帝国》中情节


咸阳王城,车马广场。

一方早已于半月前搭好的原木看台,聚满了闻讯而来的六国商人与老秦人。原因无他,今天正是王书下令武考众位王子的日子。

王储是继任秦王的第一人选,也是未来可以带着老秦人傲视山东六国的一任君王。不仅是老秦人关注于此事,六国商人亦是关注此事,他们中不乏六国派遣出的斥候,秦王继承人的决定必会让山东六国再起波澜。

那车马广场早已打好了十几个军帐,其中有三个正是武试的三位公子:公子腾,公子政,公子成蛟。

公子腾少年入军,如今刚刚行过弱冠之礼,在老秦人的军队中有很高的威信;公子政是王后赵姬...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预告)

历史人物,部分剧情借鉴孙皓晖先生的《大秦帝国》,个人脑洞,部分情节完全自己YY的,尽量会朝原历史靠近。 

预告:(又称简介)

(跳出三界之外,什么时候更新完全看心情)


《撒哈拉的故事》读后感

by玉无痕


最贫瘠的土地上,也会有人情的流露。

看过曹公的《红楼梦》,沈三白的《浮生六记》,以及其他绚丽的文字,三毛的书只有流浪和不舍。流浪在于过程,不舍在于人心。三毛在一片的漠上遇到那些人,没有极度可恨的,只有极度可怜的。姑卡被迫出嫁,沙伊达因民族矛盾而死,哑奴被卖,还有军曹的牺牲,鲁阿的死,他们有的被仇恨蒙了心,有的被思想束缚,有的对人生瞻前顾后,举棋不定,他们难道不是那个时代的可怜人吗?人是没有一定的好坏之分,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他们,换来的不一定是真理。人是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冲动,自己的美德的。那个仇视撒哈拉威人的军曹,最后还是为...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中国现代作家张爱玲写给胡兰成的信中写道:“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如今细细想来,这样的一句话十分适合作为后人去评价李鸿章的态度。也许是血脉相承,那位名动一时的女作家张爱玲,也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曾写过这样的一句话:“我没赶上看见他们,所以跟他们的关系仅只是属于彼此,一种沉默的无条件的支持,看似无用,无效,却是我最需要的。他们只静静地躺在我的血液里,等我死的时候再死一次。我爱他们。”这里的“他们”,自然也包括李鸿章。 

李鸿章,晚清重臣,近代洋务运动的领导人之一,他的后半生与中国近代史直接挂钩。他是个不知如何评价的人,一生功过参半,临终时也只落得“秋风宝剑孤臣泪”,然而后人对于他的评价...

2 / 3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