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白昭(秦昭襄王X白起)|(国庆投票第二)

昭襄王又一次的病倒了,他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六国对秦国依然虎|视|眈|眈|,长子嬴柱无甚才能,长孙嬴异人尚在赵国为质子。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切身的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

身在战国,身不由己。

乱||||世容不下多少的怜悯和侥幸,也同样无法给过他多少的退路。

乱||||世的人得过且过,那一刹那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亮光,也会成为不能忘却的记忆,随着岁月的打磨不会又丝毫的磨灭,反而在脑海中愈发的清晰,随着他的血脉而存在,以彼此相互依附的关系而吸收养分,等到他|死的时候再死一次。

难受的不是某人的黯淡,而是他亲手拂灭的微弱烛光。

因为是他赐|死的白起。

是他,不想让白起活。


“稷...

恬政——《与政君书》

闻君重病多日,而臣却未能相伴在侧,心有愧疚,特附信一封,以表歉意。

自臣驻守某地,未尝有片刻不曾思君,常卧而仰观星空之浩瀚,或遥望北山之苍茫,入目之间,皆是君上。

曾初识君上于旧赵,恁时臣八岁,而君六岁。负君行一山,携君共此生。虽偶有逡巡,仍望此生之朝朝暮暮。

期年已过,公子扶苏学识略有长进,臣虽不才,亦辅佐公子以报君上。深知世事所迫,君不得已用法家之学说,但论及久世之治儒学可矣。故臣授公子以荀子之道,为承秦业之千载万世,望君勿怪。

臣所随之君,其智当长于臣,而使臣昭昭;臣所随之君,其净当警于臣,而使臣惕惕。

然虽来日方长,果能谋面乎?果能相与谋事乎?每思之,臣必怅然...

中秋节福利|||《大秦帝国》的同好们看过来!!!!!

虽然知道自己混的小坑坑有点冷,但还是要安利自己写的同人文: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传送门:http://yuwuhen121.lofter.com/post/1f80239d_12a9c9618

是我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长文,所以不会弃坑。(自己开的坑,哭着也要写完<抹泪>)


中秋双更我做不到了(这伤身体)

所以只有点梗!统计之后取票数前三(不包括必写),在国庆长假里更新

欢迎大家在这里留言投票!

蒙恬X嬴政(必写)

嬴渠梁X商鞅

景监X商鞅

嬴驷X张仪

张仪X苏秦

嬴稷X白起

魏冄X白起

嬴稷X魏冄

嬴异人X吕不韦

吕不韦X嬴政...

yep

今天随意写出来的,模仿朱自清先生的《秦淮河里的灯影桨声》,这个车写的有一点点艰难,需要丰富的想象力,emmmmm自己觉得可以用在各种车里面,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恬政嘿嘿嘿。

知更鸟#恬政#

重新发一下嘿嘿嘿,评论以“向老舍先生学习”为开头好吗,上次被吞的时候莫名委屈,明明都写的那么的隐蔽了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第九章  共谋(一)(以前的文都在主页里) 

雍城,是秦国的旧都,商鞅变法时,将秦国的国都迁往咸阳。但雍城依然是秦国历代储君加冠的神圣之地。雍城依山傍水,除了不怎么广阔难以伸展,都是个得天独厚的公室国府。雍城有秦德公修建的大郑宫,秦惠公修建的蕲年宫。当商鞅变法,秦国渐渐强大起来后,又相继在雍城建起了不少的宫室,但论及地位,还当是大郑宫和蕲年宫为正宗。

这年正是秦王嬴政八年,嬴政二十一岁,即将是加冠之年。当吕不韦发布了《请秦王加冠亲政书》后,咸阳城的情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现下的嫪毐满心只有弑君扶幼子,立马与赵姬发出同署的特书:开春时赴雍城,居蕲年宫,择吉冠礼...

两个人的阳谋春秋,一个人的梦遗旧秦

第八章  风雨与之 

秦王嬴政七年四月的咸阳城,天气阴沉的却是让人喘不过来气。

嬴政所居住的章台宫东殿后院处,已是种满了一大片的的胡杨树。正值晨时,嬴政拔出青铜短剑,甚为凌厉地练了两个时辰,直到精疲力尽才勉强拄着青铜剑大口的喘息着,而此时的嬴政脑子里更是一团乱麻。

“君上!”赵高由远处奔了过来,搀起嬴政,见四下无人,低声与嬴政说了数句话,嬴政脸色一白,不由自主地软倒在地上,赵高连忙要去召太医。嬴政摇手低声道:“不......不要太医,去寻蒙恬,要快!”

正午,正是王城官吏进出稀疏之时,一辆看似普通的辎车驶入了章台宫后院的胡杨树林,扮做舍人模样的蒙恬从辎车上...

1 / 3

© 玉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